您的位置:长兴旅游网 > 气象新闻 > 内容

毕飞宇对话冯唐:好小说家的金线标准

时间:2021-03-10 19:14:38    编辑:游在长兴

  这是文坛“两大帅”——毕飞宇、冯唐首次对谈写作。

  毕飞宇说,一个写小说的人把自己封闭在书房里面完成自己的一个世界,是件挺冒险的事情。要学“芝麻和碾子”:芝麻要让碾子碾上一遍才能散发扑鼻的芬芳。

  冯唐说,小时候没入对行就去学医了,撅着屁股又去学商,90%的时间跟现实密切接触,10%的时间压榨睡眠写东西。

  刚和毕飞宇合作过《牙齿是检验真理的第二标准》的评论家张莉说,作家是很残酷的职业,但作家也有可能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,跨越几十年突然遇到一个知音。

  两位作家和一位评价家围桌对谈,探讨“好小说家”的现实与理想。一个作家的“不朽”,由才华、时代、文化甚至历史合谋而成,绝非一人之力。于作者,多享受写作带来的愉悦;于读者,多体会邂逅的神奇。

  “不能把‘爽’看成是一个价值”

  毕飞宇:一个写小说的人把自己封闭在书房里面完成自己的一个世界,是件挺冒险的事情。从20岁开始,我跟同行、跟批评家的对话关系就非常紧密。冯唐,你跟批评家的对话情况什么样?

  冯唐:我比较悲催,小时候没入对行就去学医了,撅着屁股又去学商又去干这些,我如果100%的时间有90%花在跟现实的密切接触上,10%趁着提起精神压榨睡眠再把东西写出来,至少前半生大致这么过的,争取以后像毕你这样比较幸运能跟老师们多请教。

  冯唐:《牙齿是检验真理的第二标准》这本书是毕飞宇和张莉的对谈录,最好玩的几点是啥?

  毕飞宇:聊的过程要丰富很多,完全具有生活气象。这本书真正呈现出来的价值却远远超出了我们当时对话的现状。现场对话毕竟有很多口水。我们不能因为自己“爽”,就把“爽”看成是一个价值,真正的价值还是要来自于理性。

  张莉:这本书中最有份量的部分是回顾他的阅读史,他会一个作家一个作家,一本小说一本小说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分析,他跟你讲它哪里写的好,对他的写作产生过刺激,这个信息量太密集了。和毕飞宇对谈让我想到,一个好小说家一定有特别大的阅读量,只有在庞大阅读量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写出好小说。

  毕飞宇:我们乡下人特别熟悉芝麻,芝麻撒在地上是不香的,撒在地上的芝麻被太阳晒完以后,你用石碾子碾一遍,神奇的事情马上就会发生,整个场地整个山口全部洋溢着芝麻的那种芬芳。像我们写作的人写了一定时间后,需要这样一个人,她有很好的学养、发现、阅读量,关键是她能耐得住性子去通读一遍你的作品,被这样的碾子压过后,你不仅能发现别人,也会重新发现自己。

  “小说家的理解力决定小说气象”

  冯唐:好的小说家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?

  张莉:第一,是阅读。第二,是理解力。一个小说家的理解力决定小说的品质,他对世界的理解力会决定作品呈现的气象。《牙齿》里讲到人物的重要性。当我们想起一位伟大小说家时,首先想到他笔下的人物,通过人物来看到与众不同的世界。有一天我坐地铁,一个男孩对女朋友说,别生气了,搞得跟林黛玉似的。我特别有感触,他们可能没读过《红楼梦》,但是他们知道林黛玉。

  毕飞宇:小说家创造了一个人,这个人物拥有了自己的生命;这个人物最终成为民族文化的一个符号,这就了不得。 “你怎么像林黛玉”,林黛玉在这个时候不再是曹雪芹笔下的一个人,成了汉语世界里面的文化符号,这个符号是谁提供的呢?是那个姓曹的大哥,大哥了不得啊!

  张莉:这个小说家实现了他的不朽,他的人物与我们当下的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了,这真是至高无上的荣誉。创造出人物的那个小说家,他的伟大远超过我们目前所意识到的。

  毕飞宇:如果真有写作的天才,他首先是一个阅读的天才。与众不同的阅读的才华,最终让你在输出的时候成为一个写作的高手。

  张莉:我认为一个小说家拼到最后,还是理解力。你有没有足够强大的理解力,你的作品能不能打开别人的理解力,你能不能冲破束缚你创作的东西。作家要有自我打破的能力,也要有超越时代的能力。

  冯唐:怎么增加理解力?从我的角度,总要找到一个方法论,找到一个抓手。40多岁了,猪也吃过了,也看过猪跑了,胸大的胸小的多多少少见识过,但是你还有什么东西挥之不去?还有什么过不去的?我弱在什么地方?不要嘲笑自己,要对自己真诚一点,那些有可能是老天给你最敏感的地方。

上一篇:深圳停工停课!山竹多可怕?看看它刚擦过的菲

下一篇:从全国征集春联,上海闵行请65位书法家现场书写

热门旅游文章

推荐旅游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