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长兴旅游网 > 住在长兴 > 内容

浙江布局绿色经济释放生态红利

时间:2021-07-30 14:33:11    编辑:游在长兴

  地处杭州市西部山区的淳安县下姜村,春天桃花灿烂,夏天小葵花等开满田间地头,秋天稻黄一片,冬天竹翠笋嫩。随着季节变换,葡萄园、草莓园、桃花园、中药材园等产业园区点缀村中。然而在过去,这里是“烧木炭、土墙房、半年粮,有女不嫁下姜郎”。

  草莓种植户老杨说,草莓产值每亩万元左右,跟以前单纯种植稻谷油菜相比,相差十来倍。“绿水青山真的成了金山银山,顺着这条路走下去,咱们下姜村一定会变成‘绿富美’。”

  经过十年的探索和实践,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在浙江已经成为全省干部群众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的自觉行动,从“山上有生态”到“心中有生态”,走出了一条在保护环境中发展、在发展中保护环境,将生态红利源源不断转化为经济效益和群众福利的循环发展之路,生态涵养愈加丰富,生态红利持续释放,百姓生活愈发富足。

  屋舍摇身变成“黄金屋”

  环境保护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主阵地,也是推进可持续发展的着力点和攻坚方向。在浙江,生态文明建设已经形成了全民参与、社会协同、惠及全民的良性循环。

  钱江源头第一村、衢州市开化县龙门村,一条溪流穿村而过,潺潺的水声带来惬意的凉爽。在近日全国人大环资委牵头的2021年“中华环保世纪行”采访期间,记者们来到了这个“世外桃源”。说它是“世外桃源”,是因为其地处浙皖交界,是昔日的穷山沟。如今旧貌早已换新颜,但是还没有被更多的游客所发现,那份自然的美随处可见。

  漫步村中,武侠境界的“龙门客栈”时不时出现。在“地字一号”客栈,女主人汪爱女兴奋地领着大家参观客房,这里承载了她从外出务工到回家创业的希望。“现在每个床位每天30元,开空调的话另加15元。节假日游客逐渐多了,大多来自上海、北京、杭州、江苏、安徽等地,有时候很热闹的。”

  眼前这位说起经营头头是道的客栈女主人,一年多前还是在金华义乌的打工妹。“以前我在义乌打工,去年春节返乡的时候,村干部动员我们开农家乐。当时曾经犹豫过,但是看看家乡这么美,游客越来越多,开客栈的话应该很赚钱。”鼓足勇气迈出第一步的汪爱女一家开出了龙门村的第一家客栈。

  “在义乌务工时,每个人年收入两、三万元。去年利用自家房屋装修开了客栈,投资十来万元,去年一年的营业额有八、九万元。”收回成本指日可待的汪爱女一家对“生态钱”来得如此快非常满意。

  而在开化县姚家源村,蒙蒙细雨下,村民余元盛站在马金河边,向记者娓娓道来,“现在保护环境不是上面让我们怎么干,而是我们自己要搞好,留住一河清水是全体姚家源村民的责任。村民们现在可以承包烧烤摊,可以从事游船服务,还可以做婚庆摄影。治理后的马金河,一条清水河带动了两岸村民生活逐渐红火。”

  与开化等西部山区刚开始尝到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甜头不同,湖州市的德清县、安吉县,宁波市的奉化等地,生态红利已经让当地村民富了“口袋”。在全球生态500佳的奉化市滕头村,1999年开始,村子就开始卖门票,游客纷纷来滕头,看小猪赛跑,进农田采摘,村民数着门票钱,还顺带销售了自家产的黄花梨、草莓和鸡蛋。

  湖州市德清县县长王琴英说,保护好环境,不是让群众守着山水没饭吃,而应该让绿水青山的成果惠及百姓,观念上实现从“山上有生态”向“心中有生态”的提升,才能形成全民共建共创生态文明的生动局面。

  绿色生态创造经济效益

  连续十年开展生态省、“千村示范万村整治”、美丽乡村建设系统工程,浙江省的生态保护触发的生态红利日渐显现。

  走进湖州市长兴县水口乡,公路两边的农家乐各具特色。芭堤雅农庄的老板孙希芸高兴地说,连住三、五晚客人经常有,“如此好生意应归功于良好的生态环境”。

  60多岁的王煜圭是水口发展民宿的领头人之一。十多年前,他从当地的自来水厂辞工后,把家里堆放杂物的阁楼、柴房整理出来接待游客。如今,这种模式成为水口乡常见的旅游形态,刺激了一大批农民迅速转型为乡村旅游的市场主体,自家的房子成为参与市场竞争的资产,家门口的竹林、溪流、原本不值钱的野菜等生态资源,转变为可以贩卖的“商品”。

  安吉县是美丽乡村的发源地。十年如一日地养山护水,扮美锦绣山川,积累了筑巢引凤的足够底气和资本,大项目纷至沓来。今年元旦起试营业、即将于7月份正式开业的凯蒂猫家园,就标志着安吉县从一个县域旅游迈向国际化市场的起点。

上一篇:24家特色品牌首进中国最新开店计划曝光

下一篇:吃柴火饭是乡村度假的最高境界

热门旅游文章

推荐旅游文章